仙草百痛康新闻摘要返回> 

长江禁捕后,正宗江鲜从哪来?一些“刀鱼贼”铤而走险

更新时间:2020-03-06 20:10:01

  连日来,长航公安查获多起扬州水域入江偷捕的案件,对面的镇江水域,也已查获多起非法捕捞江刀等案件。长江禁捕,这些渔民缘何冒险入江?调查中,记者发现,禁捕令下,江鲜餐饮依旧热,有人专门向渔民预订。

  查获

  多起绝杀地笼偷捕鱼虾

  5月1日劳动节,在瓜洲古运河附近扬州段江面,三个人正在水中收地笼,巡查的长航公安扬州所民警抓了个正着。当天,民警现场查获地笼4个,每组长达8.2米,查获鳊鱼2条,昂刺鱼4条,泥鳅3条,总共2.2斤,江虾6.4斤。

  5月7日晚上11时多,在电厂卸煤码头附近江面,一对夫妻使用地笼捕江虾,才捕了半斤江虾和一只江蟹,就被值勤巡逻的民警发现。

  “他们使用的地笼,属于禁捕工具。”警方表示,这些地笼网眼细密,大小鱼通杀,尤其是对鱼虾伤害力更大。此外,地笼对江中的蛙类等其他水生物也存在非常大的危害,甚至天上的水鸟误入,也是进去了就出不来。

  “使用地笼比较隐蔽,打击也很有难度。”警方称,这些偷捕者早早将地笼布好,留下自己可辨认的标识后离开,有的几天甚至更长时间才来取,呆在水面上作业时间较短。

  调查

  有人预约高价收购江鲜

  “不仅扬州这边有人以身冒险,镇江也抓获多起。”长航警方表示,镇江派出所就在五峰山附近水域查获多起非法捕鱼案,6日查获的一对镇江夫妻,捕获20条江刀。

  禁捕期间,为何这么多渔民以身冒险?记者多日夜间前往瓜洲等附近江段调查,发现竟有人悄悄高价收购江鲜。沿着江滩附近小路探访,几个晚上未发现明显异常。记者赶至附近渔村,在一知情人的带领下,找到了其中一位熟悉内情的渔民。

  “您看不到的,天黑入江,多用地笼等,不用人守着。”该渔民表示,禁渔期间除非有预约,才有渔民冒险入江。一般都是打着江鲜招牌的餐饮店,遇到有预订江鲜的,会提前给水产经纪联系,经纪再找到渔民谈好价钱,才会乘小船夜间入江。

  “看您捕到什么了,杂鱼都比以往贵几倍。”该渔民坦言,大家都知道长江禁渔,一些想吃江鲜的,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招待朋友等花高价搞来江鲜,为自己赚面子。

(图片与文章无关)

  探因

  暴利驱使一些渔民偷捕

  调查中,部分渔民表示,前一阵子,偷捕几条江刀就可能卖到上千甚至更多,还会捕些杂鱼,风险虽然大,但利润太诱惑。

  “以前还可以用钱塘江的水产冒充,现在不行了!”昨日,记者联系上在扬州从事20多年江鲜水产生意的朱先生,他表示,今年禁渔期一些打着江鲜的沿江餐饮店,绝大多数不是真江鲜,要么是洗澡货,要么就是河鲜冒充的。今年3月1日起,钱塘江流域首次实行禁渔期制度,往年用钱塘江的水产或是谎称钱塘江的江鲜,现在不行了。

  “2月1日起,刀鲚、中华绒鳌蟹都不批专项捕捞许可证了。”朱先生说,市场还有餐饮店号称有江刀,要么是冒充的,要么是偷捕的。

  对水产经纪私下预订江鲜的行为,朱先生坦言,一些经纪人给餐饮店“江湖救急”,赚个中间价。有客人消费,就会有渔民心存侥幸乐意去捕。

  “尤其是今年江刀禁捕,市场消费还未适应过来。”朱先生表示,一些餐饮店也多是针对熟客需求,通过水产经纪搞一些,大多数还是不敢太招摇。

  严查

  保障长江鱼类资源休养

  地笼是禁用渔具,按照相关法规,在禁渔期间使用禁用渔具渔法捕捞,无论渔获物多少,都达到公安机关刑事立案标准。

  巡查中,警方表示,一些偷捕者非常隐蔽,偷偷下地笼后,多选择深夜等时段收;有些为了躲避巡查,甚至连探照灯等都不用,在乌黑的江面上作业非常危险。

  禁渔期间,长江不少鱼类正处产卵期,本该休养生息的江面,从3月起至现在仍有人冒险入江偷捕,不少是冲着江刀去的。往年江刀有两个时段特许捕捞3月15日至3月31日、4月15日至5月10日,今年全面禁捕后,查获的非法捕捞案中,非法渔获中就有一些是江刀,如长航扬州派出所4月查获的一起非法电捕中就有2两条是江刀。

  “不单单是扬州段,3月起,长江不少江段,都有人惦记刀鱼。”警方表示,禁捕后,刀鱼价格猛涨和稀缺,一些“刀鱼贼”铤而走险。长江南通段3月破获一起案件,长航警方收网抓获了8名偷捕刀鱼的犯罪嫌疑人,一个月左右时间,他们偷捕销售刀鱼竟然获10多万。

  警方提醒,长江禁渔政策会越来越严格,警方、渔政等多部门将加强巡查,渔民不要心存侥幸,同时也呼吁市民不轻信商家江鲜忽悠,不购买、不食用长江水生物,自觉抵制非法捕捞行为。


仙草百痛康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