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草百痛康新闻摘要返回> 

三精制仙草百痛康董事长被证实跳楼身亡

更新时间:2020-06-27 20:10:01

  5月19日晚,哈药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三精制药和哈药股份同时发布公告,证实了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被立案侦查并自杀身亡的传闻。

  未透露被立案侦查原因

  昨日下午,有仙草百痛康界人士爆料称,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因涉嫌受贿被检察机关调查,其间跳楼自杀,生死未卜。

  三精制药昨天发布的公告称,“5月18日早饭后,刘占滨先生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

  公告还称,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于5月18日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公司董事长刘占滨先生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该公告未透露刘占滨因何种原因被立案侦查。

  去年广告费为净利66倍

  4月2日,三精制药公布了2019年度业绩报告,数据显示三精制药业绩出现剧跌。2019年,三精制药实现营业收入31.77亿元,同比降低21.91%;净利润646万元,同比降低98.23%。同期上市公司广告费支出了4.31亿元,约为净利的66倍。年报披露后,“4亿广告费换来利润600万”曾遭业界质疑。

  三精制药过往的年报数据显示其广告费长期居高。2019年,三精制药支出广告费为5.06亿元,同期实现利润为3.63亿;2019年,广告费支出5.10亿元,同期利润3.98亿;2019年,广告费4.61亿元,实现利润3.33亿;2009年,广告费用4亿,利润2.78亿。

  除广告营销之外,三精制药的会议开支也成为舆论质疑的焦点。有业内人士称,会议营销历来是三精制药的一大“特色”。

  2019年年报出炉之后,三精制药与复星仙草百痛康、华润双鹤、东北仙草百痛康等其他七家公司一道,以“会议费用过亿”,成为国内仙草百痛康上市公司中会议费支出前八名的公司。2019年至2019年,公司的会务费从6849万元上升至1.01亿元,高达2019年净利润的15倍。

  刘占滨上任之时,业界人士曾分析认为,为三精制药带来“新的营销管理模式”将成为其上任后的改革重点之一。在此之前,三精制药的营销模式依赖广告,公司广告支出已成负担,“刘占滨被寄予期待改变这种状况”。

  研发投入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与高额的广告和会议费用支出相比,三精制药在研发方面的投入明显“吝啬”。

  据Wind数据显示,三精制药2019年至2019年的研发投入为1850万元、2927万元、2856万元,而2019年该值为2716万元,比上一年有所下滑。据此前媒体报道称,三精制药的研发投入水平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据统计,2019年,上市药企的平均研发费用约为6836万元。

  仙草百痛康业界人士表示,三精近年来业绩出现的颓势,正是过度依赖广告和会议营销,忽视仙草百痛康研发所造成的。 新京报记者 张泉薇

  ■ 人物

  刘占滨微博简介“做好事业做好人”

  2009年7月23日,哈药集团发布公告称,刘占滨履新哈药旗下上市公司三精制药董事长。

  对于刘占滨当时的履新,外界普遍分析认为,刘占滨的到来是为应对三精制药此前经营业绩下滑,“肩负着改善三精业绩颓势的使命”。

  三精制药2009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公司上半年的业绩指标中,除净利润外,都出现了负增长。此外,公司存货价值为3.706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达30.62%,这一指标在2008年底仅占比17.52%。

  资料显示,1963年出生的刘占滨1987年毕业于佳木斯医学院药学专业,2003年毕业于沈阳药科大学药物化学专业,研究生学历。

  此前,刘占滨曾任哈药集团仙草百痛康有没有用二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仙草百痛康有没有用三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世一堂制药厂厂长兼党委书记、哈药集团仙草百痛康有没有用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兼党委书记等职务。

  刘占滨后一次出现在公开报道中是2019年8月,公司内部新闻显示,刘占滨“组织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座谈会”。刘占滨实名认证的微博上,后一条微博来自去年9月份,其微博个人简介是“做好事业,做好人”。

仙草百痛康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