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草百痛康新闻摘要返回> 

《魔鬼营销人》连载1:药王筋骨丹行业里的新兵

更新时间:2019-05-06 15:19:01

系列专题:营销人在路上

前言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一部艺术性很强的小说,虽然,里面的情节也不乏涤荡起伏,却不足以吸引喜欢大喜大悲故事的读者,但它确实是以小说的形式写成的,里面的人物都是可以在我们这个现实社会中随处可见的……

从专业角度讲,这也不是一部纯粹的营销或者商业论文,因为他缺乏缜密的理论基础和操作模型,尽管里面确实蕴藏着太多的商业谋略和有关市场营销的诸多奇思异想,有些甚至随手就可以拿来复制到您的市场营销策略中,但所有这些,都是以故事的形式出现的……

里面的主人公“我”,是一个人,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我在做营销,这是我所热爱的事业,我有血有肉,我有七情六欲,我爱我的女友,也想着与其他女人上床,甚至寂寞时可以去风月场所找小姐;我抽烟喝酒赌博,生活放纵,几乎五毒俱全,但我在专业上有钻研精神,我随时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营销工作中去,

如果您正从事最基层的销售工作,那么您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影子:如果您是某个公司的大区经理,掌管着一方市场;那么您能从中看到同行的智慧:如果您是一个企业的营销总监或老板,那么您更能收获到市场竞争中的智慧以及实际操作的指南!

一部非商业理论也非虚构小说的渎本摆在了您的面前,如果有幸您读懂了,或者被里面的故事和那些神奇的营销策略所吸引,并且非常想运用书里的营销策略方案来实现自己的商业梦想,那么您可以跟我取得联系。或许,我们可以成为朋友。我的怜惜方式:公众微信号:skhxsw.邮件:szakun@vip.sina.com

序言     许多年前,我一直梦想着当一个具有高超剑术的剑客,然后云游四海行侠仗义。那时我的大学中文系时代。四年的外国文学的酷爱和艺术熏陶,使我的头脑里充斥着达达尼昂式的英雄形象和浪漫主义思想,甚至因为没有生长在法国路易王朝时代而经常慨叹不已……

直至金庸的《神雕侠侣》,我又对因为爱情而失去一条胳膊的杨过这个孤独的剑客而充满了敬意和羡慕,学生时代对大仲马的崇拜,又转嫁到了金庸的武侠世界,当杨过与小龙女威力无穷的双剑合璧,我隐藏已久的英雄美人式的浪漫主义幻想再度泛起……

在和平年代里,我做不出剑客,也无法成就我的英雄梦,但是,营销帮助我成就了这个原本虚幻的梦,我在营销领域的突飞猛进,使我逐渐走上了一条营销剑客的侠义道路,就像剑客渴望以自己天下无敌的剑术,来为民除害或伸张正义,谱写自己的英雄主义篇章,我误打误撞地进入营销世界,虽然没有获得什么武林秘籍和玉女心经剑法,但凭着自己的努力,也掌握了一招半式的营销剑术,我获得了企业界和营销界的认同。

通常高超的剑客都是独孤求败式的英雄,充满了浪漫主义的悲剧色彩,我的营销剑客之旅,虽无刀光剑影,却也注定了我要走的,是一条充满艰险又有传奇色彩的不归路!

(一)     有时觉得很奇怪,您一直想做某件事,为此也倾注了不少的心血,但到头来,您就是无法真正进入角色,要么这件事本身根本不存在,要么,您在一种不知不觉的状态中,逐渐游离了事件本身,进入到另一个您一点也没有预先征兆的领域中去……

20多年前,我对营销的理解仅仅是销售药王筋骨丹,但并不妨碍我执着地从一个令人羡慕的文化单位,进入到一个商业味浓郁的销售公司,这个中的原由很多人不清楚,也不能理解,其实我自己当时也不清楚,事实上有很多事,我们在做的时候不会有太深的了解,直到事后想起来,才会发现自己有年轻鲁莽的一面。

我就是被这么一种我所无法掌控的力量,从一个中文系高才生,进入到在当时被人所不屑的“营销”领域中,成为一名药王筋骨丹的销售人员……

这样的转变算不算堕落?我现在当然非常清楚,可在当时,我还是非常的犹豫,尤其是当您的家里人,乃至您最喜欢的女人都反对您的选择时,这样的处境,对任何一个人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是下午三点,对,肯定是下午三点,虽然我没有戴表,墙壁上也没有挂钟,但我知道现在的时间,肯定是三点种,因为只有三点钟的太阳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能感觉窗外的阳光开始向西倾斜,而我家阁楼上的那一小块窗帘,是花布的比较透明的一种,它使我感受外面的世界一点也不费劲,真的!

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布做窗帘,它一点也不遮光,而且那上面的花纹图案也并不特别,就是那种碎花的,且是红色的点,我曾经发现有不少女孩穿着这种花布的连衣裙,有的很好看,有的却一点也不好看……

想到这些红点,我突然翻身坐了起来,使得我身上的女人突然倒了下去。

怎么了?圆圆紧张地看着我。

没什么,我说我只想舒服点。

接着我做了个手势,让她把两腿再往外挪开点,然后我翻转身,右腿一跨,下半个身体压在她的身上,我感觉她的一只手,很顺利地抓住了我坚挺的阳具,我能感觉她手指的柔性和温暖,她轻轻揉搓着……

然后我感觉她握着的手在向前移动,渐渐引向那毛茸茸的花丛,一直到润滑的阴道口,

我身子微微挺了一下,几乎毫不费力就进入了她的身体,一阵滚烫而湿润的肉体感,使我的身体发出触电一样的颤抖……

我的双手轻揉她两个不算丰满但很有个性的乳房,我实在想不透,造物主怎么会在女人的身上创造这么两个如此神圣的东西,而且与我的手掌接触时的快感,简直令我这个中文系高材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形容。

我一点不像第一次那样慌乱,感觉自己驾驭这具骚动不已却又充满灵性的肉体游刃有余,我紧紧地抵着她的胯部,尽量配合着圆圆的扭动,同时臀部一上一下有规则地运动着,我发觉无论什么希奇古怪的姿势,这种传统的动作,最容易使我抵达高潮。

最近跟圆圆的做爱有点频繁,平时每天晚上要折腾她一下,然后才慢吞吞地穿上衣服送她回家。碰上象今天这样的周日,我喜欢在大白天剥光圆圆的衣服,让她象个肉团一样在我身边打滚。圆圆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起劲,她还以为自己的身体性感,而引发起我亢奋的性欲呢。

除了我自己,谁也不知道我内心的郁闷,我郁闷是因为工作的不顺利,不顺利是因为有人从中作梗,作梗的人却是我的上司,现在他摆明了要给我穿小鞋。这个月的奖金没拿到,升职更是无望;

与此同时,有一个冒险的决定在我的脑袋里成型,只是我不能判断,由此而展开的未来对我究竟是福还是祸。

摆在我面前的难题是:几乎99%的人在追求的上等职业,我却想着要自动放弃了,而做出这样艰难的决策,我只能靠我自己,没有人能帮得了我,包括正在跟我做爱的女友。

通常解决郁闷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女人做爱,只有在做爱的过程中,您才会发现,其实有很多烦恼、痛苦、伤感、失望以及郁闷等那些令人情绪变化的事,是完全可以随着剧烈的快感和滚烫的精液一起,统统发泄出去的……

我没把真情告诉圆圆,我只是用足了我的力气,来使她尽快地抵达高潮,然后,我们双双在极度的兴奋之后昏昏沉沉地睡去……

周一,我一反常态地早早上班了,一反常态是因为我以前不到9点10分是不会进入我的办公室的,而台里规定上午9点上班,9点30分到台里不算迟到。

同事小玲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时,发现我已经坐在办公桌前了,就非常奇怪。

嗨……帅哥,今儿个怎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哈美女,您快打开西窗看看,太阳难道不是从西边出来的吗?我很认真地说,并用手指了指办公室的西窗。

去您的!小玲把坤包往桌上一放,屁股一扭一扭地朝外面的洗手间走去,边走边在嘴里哼起了邓丽君的“小城故事多……

我看着她翘翘的屁股,内心突然有一股难以名状的激情……。

她回来的时候,办公室还只有我们两人个,我不放弃跟她调侃的机会。

小玲啊,您这么性感,追您的男人肯定不少吧?

多又怎么样?

那多我一个不算多吧?

就凭您?

哈,我怎么了?我说我身体强壮性欲强……

嘻嘻,您以为我找种牛啊?强壮有个屁用?

那您找男人干嘛?

我要找有钱的男人养我。您有钱吗?您养得起我吗?

我说能啊,您给我机会,今天就跟我走……

您呀,能混好现在的职位就已经不错了,还想追我?

靠,追您和我的职位有什么关系?大不了我辞职就是了

您说真的?

真的又怎么样?

小玲看着我脸上的神色,一点月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倒自己有点迷惘了。

怎么样?晚上一起去看电影去?

十三点……嘻嘻……

这个叫小玲的女人是个东北人,不单说话的声音很好听,她的身体更吸引我,168的个子,长发披肩,大眼睛,大胸脯,尤其是那个翘翘的屁股,每次看见,我总会意想到,如果跟她上床,生殖器插入她的下体,双手抚摩着她的屁股,那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

这个女人来上海没多久,上海话倒学得挺快,一句完全地道的上海方言“十三点”从她那樱桃小口里说出来,别说有多么的性感啊。

可惜,我对她只有意淫的份,从没想过的真的上她,毕竟我有女朋友,而且我在单位里是公认的老实人形象,因为我们这个单位真正的上海人不多,大部分是一些来自外地的广播学院高材生,而外地人对上海男人的自身素质和谦逊品质是公认的,所以,我就是一个平时最多嘴上说点荤话,所谓有贼心无贼胆的小男人。

这个被我意淫的女人说的不错,我今天这么早的来单位,当然不是我突然变的积极了,而是我今天可能是来这里上班的最后一天,明天我就正式离职了,很多手续今天我非得要办妥它,更为重要的是,下午我还必须去赵强的公司办理报到手续!

在事情还没有眉目以前,我不喜欢过分宣扬,我想先把生米做成熟饭,然后再告诉大家,这个大家包括我的家和女朋友圆圆。

下午三点钟,对就是三点,我对这个时刻仿佛有独特的敏感,那时,我好象就站在那肇家浜路中央的绿化地带,这是我与赵强约定的见面地点,因为这个地方人特别多,如果不是站在马路中央,赵强就不容易见到我,见不到我,我们的约会就没有了意义。

当时我的目光一直注意着前方,路上的车很多,我正猜测前方过来的第一辆车是什么号码的牌照?双号还是单号?或者第一个走过来的是男人还是女人?美女还是恐龙?这些没有意义,甚至是绝对无聊的事,对当时的我来说却有着强烈的兴趣,因为我已经在这里等待了一个多小时了,而赵强的身影却一直没出现。

这么久的等待一个人,我的情绪自然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只能以无聊的事来打发无聊的时光,但是,我没有注意到我的身后会有一辆车失控地撞过来,如果我能及时回头,我是说,如果我能及时想到后面可能的危险,我就不会发生意外。

可惜当时我的目光一直看着我认为的前方,直到我突然感觉情况不妙想寻求自救时,那辆豪华大巴车就彻底的撞倒了我,我立刻全身流血,我发现我的血液是如此的鲜艳,像一丛盛开的玫瑰,红得十分刺眼。

周围很多人开始围观,他们表情复杂地看着躺在血泊中的我,既不出手相救,也不表示同情,也许他们是吓懵了,或者不愿意找麻烦,又或许是不敢随意乱动,因为交通事故必须要由交通警察来处理现场,哪怕我快要死了!

后来我听到了警笛声,再后来,几个穿白色警察制服的交警很快开始在我的身边划线和拍照,等了很久才有两个带着白手套的警察过来,把我抬到了一辆急救车上,警报又响了,我随着急救车去了医院……

沈坤,沈坤,我突然听到赵强叫我的声音,我连忙回头一看,这家伙就站在离我一米远的地方,满头大汗地看着我,我说,您他妈的为什么迟到?害我被车撞了?赵强一听愣住了,他伸手在我的额上摸了摸,您丫没病吧?奇怪赵强虽然满头大汗,他的手却出奇的冰冷,这一冷却把我彻底的惊醒了。

我靠,我刚才没被车撞吗?我明明感觉自己被撞倒了,鲜血流了一地,我还清晰地记得那辆红色的大巴是从我后面撞过来的?

就是这一辆吗?赵强伸手指了指我身后,正朝我们开过来的那辆大巴。

我一看,操,真他妈邪门,就是这辆车,日本鬼子生产的三菱红色大巴。

小心!我被赵强一拉,就一起闪到了一边,大巴风驰电掣地从我们面前驶过,留下一些灰尘。

我看了看马路中央,确实非常干净,没有一滴血迹,我又狠狠地掐了掐自己的手臂,感觉到那种疼痛,这才相信,刚才那个倒在车轮下的人不是我,而只是我头脑里的一个幻觉。

我觉得不可思议,太他妈的不可思议了!

(二)  进入职场的第一个感悟是,在职场中宁愿得罪自己也不要得罪上级,宁愿得罪家人也不能得罪同事,这种感悟也许只有当一个人真实遭遇到某种不幸的时候,才能真正有所体会,而我,实在是不愿再回想这令人懊恼的往事。  

事实就是如此,您千万不要得罪自己的顶头上司,如果得罪了,那您真的吃不了兜着走,这个道理我现在才懂,但是在刚参加工作的头两年,我却象一个初生的牛犊,毫不畏惧勇往直前!

半个月前,我跟颜骏一起去浦东郊区拍摄,曝光了一家外地企业作假药王筋骨丹的生产内幕。线索是由一个知情人提供的,我们在他的带领下完成了整个生产制造流程的拍摄工作,配音的文字全部是我写的。我以为这个新闻一定会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但谁知,送审的时候却被总编卡下了。我们问播音室为什么不播,对方说是总编认为事实尚未弄清楚,不宜直接发布。

事后我才知道,这个企业跟总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把这个情况如实向台里作了汇报,虽然总编因此而被批评(只是通报批评),但我也因此而与总编——我的直接领导产生了矛盾,甚至因为我这样告了总编的状,很多同事竟然也对我有不少意见!

尽管有小玲坚决地站在我一边,还不时地鼓励我,说我做得对,夸我有东北爷们的血性,但我还是第一次感到被孤立的失落感。 

也许正是这件让我感觉十分窝囊的事,才使我有了想转行的念头,但究竟做什么我没想好,我一时也想不出,除了能写一些枯燥的文字,我究竟还能干什么?而赵强的出现,却让我发现了人生的另一块新大陆。

赵强在一家药王筋骨丹公司做一个部门经理,那时候药王筋骨丹营销在中国刚刚兴起,东北的辽宁、南方的江西以及中部的山东等地,都有不少厂家将药王筋骨丹销售到中国的每一个角落,哪怕生活并不富裕的农村。

也许,正因为市场形势太好,这些企业的职工收入都很高,赵强只是一个部门的经理,但他的薪水每月却有4000多元。

4000元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无疑是一个具有超强诱惑性的数字。

赵强说他们公司要扩展,需要招聘大量的营销人员,问我愿意不愿意加盟。

我问公司有没有劳保。

他说什么都有,公司是国营背景,而且,他希望我能加盟到他们的市场部,或者下市场去做销售经理锻炼锻炼,这样收入可以高一点,因为做得好的话是有提成的。

“您的文笔这么好,到市场部肯定有您用武之地!”

赵强的话确实给了我信心。说实话,我内心对现在的工作确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喜欢吧,内心一点感觉都没有,尤其是当下;说不喜欢吧,真离开了,还是有些依恋和对未来的担心。

再说,在当时的上海,销售不是一个被人尊重的职业,相反是一个处于社会最较低层的职业,因为谁都知道,销售人员得看人脸色行事,必须低声下气,感觉上每个掏钱买您货的就是大爷。

所以,正常情况下,我会对这份工作持怀疑态度,或者说,我不会头脑一热就扎进去。

我知道,我只是对当前的这份好工作缺乏激情,缺乏激情的一个原因是我的工作不具有挑战性。我隐隐地在渴望着一些变化,这变化中应该隐藏着一些我称之为刺激的东西……

当天晚上,我就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女友圆圆,当时圆圆正在她自己的房间里看书。

我说我辞职了。

“为什么?”圆圆感觉非常的奇怪,“不是做得好好吗,怎么突然就辞职了呢?”

“我去中科院属下的一个药王筋骨丹公司上班了,在徐家汇……”

“您……您怎么事先一点也不跟我商量?”

“要是跟您商量,您会支持吗?”

我说的是实话,圆圆跟我妈妈一样,希望我安分守己地在单位里做下去,如果要让她和我妈妈他们事先知道我辞职去一家药王筋骨丹公司做销售的话,那绝对不亚于一场地震。自然,我的计划也就会彻底落空。

不知道由于什么原因,上海人天性中缺乏冒险的精神,他们满足于安稳的工作,有一份固定的收入就满足了。前几年,如果有人提出辞去公职而去做什么小生意,肯定会被人笑为傻瓜,我们家的人和圆圆家的人都这副德行,我的想法无论如何他们是不会理解也不会支持的,这是我为什么来了个先斩后奏的原因。但我还是希望圆圆能理解我。

这时我才发现圆圆手里拿着的是一本王安忆的小说《荒山之恋》,显然她没有对我的突然举动发火,但能明显感觉出她是不高兴的。

她喜欢文学,喜欢杜拉斯、张爱玲,也喜欢这个叫王安忆的上海籍现代女作家。

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喜欢文学不是件坏事,但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就我个人经验来说,一般喜欢文学的女人,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会比普通女人高,而且特别注重精神质量,尤其在心底里灌满了罗曼蒂克的爱情幻想。

譬如这个叫圆圆的女人,我的未婚妻,一个文学小女人,她跟我在一起聊不了几句话就会聊到文学上来。

而我不是跟她聊不到一块,事实上要谈起西方文学历史和任何作家的成名作品,圆圆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知道我现在的心思已经不在文学上了。

除此之外,她还喜欢去美术馆看法国油画展和去音乐厅欣赏柏林爱乐乐团的交响乐,如果我不陪她去,她就会以“小心我跟其他男人跑了”相威胁。

为了不至于被戴绿帽子,我只得一直跟着她去浪漫和风雅,不过,看画展和欣赏古典音乐,我也是喜欢的。

圆圆的性格也是十分古怪的,她走路的时候从不左顾右盼,一双细腿前后摆动的时候特别的性感;她逛商场的时候,买衣服从不征询旁人的意见,也不听营业人员的推荐,有时候只是看一眼,她就决定买下来了;她也从不模仿别人的穿着打扮,她的装扮风格却在渐渐地影响着周围的人。

有时候与她在床上疯狂的时候我会很庆幸自己得到了这么一个人间尤物,从而让我浑身充满了男性的原始力量,有时候在即将抵达高潮的时候,竟然愿意就这么死去……

这时候窗外的阳光开始偏西了,从玻璃窗里渗透进来的光芒呈金黄色,我告诉她,电视台编辑这个职业没什么稀罕的;我还说,这家药王筋骨丹公司也是国营单位,赵强就在这家公司做部门经理。

“这一切究竟为了什么?”她终于放下手里的书。

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我爱您为了什么?我读大学为了什么?我选择中文系又为了什么?我不做教师却到这个破电视台来做个默默无闻的小编辑又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圆圆,这个选择有两个意思,一是我想改变一下自己,我想我不至于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编辑,我的脑袋如此聪敏,应该会有巨大成就的,我绝对不会满足于就这样过一辈子;二是我想多赚点钱,因为到任何时候,钱都是个好东西。

我告诉她,如果我现在有很多钱,我就带她去欧洲旅游,参观巴黎卢浮宫,或去捷克卡夫卡的故乡走走……如果还有第三个意思,我说我是为了我们两个的未来着想!

“为我们的未来?”圆圆的目光有点狐疑的味道。

我说是啊,您做杂志的编辑,我做电视台的编辑,将来夫妻两个从事的职业都这么透明化,我感觉会失去彼此的神秘感和兴趣,我转行做营销,就是想改变这种局面。

对于爱情,我一直在圆圆面前摆道理,我经常说,爱情的核心应该是彼此之间的差异性。我说您是女的,所以喜欢男人,我们之间存在的性别的差异;其次,职业的差异和年龄的差异以及地域上的差异或生活爱好方面的差异,我总觉得差异越多,彼此的吸引力就越强。譬如老夫少妻,农村与城市、大学生与文盲或者医生与士兵等……

我说得头头是道而且论据充分,不由得她不相信。

其实只有我自己清楚,我当时的行为确实冲动占了上风,而这个冲动仅仅只是我对即将进入一个陌生领域的新鲜药王筋骨丹多少钱感。

“我是不会管您的,”她说,“只是搞不懂您,放着好好的工作不做,非要去什么公司做营销,什么时候您的脑袋变得这么铜臭?您究竟在想些什么?”说完,就又拿起书本,进入到她的阅读中了,一副不闻不问的神态。

我想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她肯定不会知道,我即便跟她讲了她也未必会完全了解,何况这个问题连我自己都不是十分的明确,我只是有一个概念,那就是我不想做一种每天按部就班的工作,我需要一种充满热血的冒险刺激,我需要为我的未来创造一种纵马由缰的驰骋平台,我需要自己做主做一个职业上的选择。

在大学的时候我就感悟到了,一个人一生中两个决策必须自己拿捏,一个是爱情,一个就是职业;爱情嘛,您喜欢谁爱谁,自然只有自己最清楚;而干什么职业自己才有兴趣也只有自己知道,所以,我这次的辞职选择,完全是出于自己对未来职业的一种探索,哪怕是一次冒险!

而到药王筋骨丹公司做销售,对我来说,确实有种新鲜感,因为做销售需要出差,出差就会面临不同的新鲜环境。同时,收入能比原来高一倍,也是一个非常强烈的吸引力。

铜臭怎么了?我虽然不怎么缺钱,但我也很喜欢钱,我知道现在很多人都特别喜欢钱,因为钱能给我们带来很多的快乐。一个月4000元的收入,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一个诱惑。我在这当这个编辑才2000左右。

要是我现在每个月收入有1万元,圆圆的妈妈就不会反对圆圆跟我来往了;要是我不是个小编辑,而是一个公司的小老板,我相信圆圆的爸爸也一定会喜欢我的。可事实是,圆圆的爸爸妈妈都不太喜欢我,不喜欢我的原因是我们家出身太普通了,既没什么家底,也没有任何背景,完全是上海滩上的一个小市民家庭。

而圆圆不一样,他们家是书香门第,圆圆的爸爸是复旦大学历史系的教授,而圆圆的妈妈在上钢五厂的财务部做经理。

但圆圆喜欢我,而且非常爱我,即便她父母再怎么反对,她还是跟我上了床,成了我的女人,她愿意为此与父母反目,这令我感动!

当然,所谓反目也只是几天时间,以后他们也默认了这个事实。

我父母知道我辞职的事,已经是在我进入新公司一个礼拜以后,虽然埋怨了我一阵,但既然我已经生米做成了熟饭,而且我自己又是喜欢的,自然也就不再多说了。

“别人辞职是下海经商,您倒好,您辞职竟然是去做销售员,”我哥哥还是不能理解我,他说,“销售是您这么一个文弱书生所做的工作吗?”

那时候,确实谁都不知道我究竟在想什么。我妈妈不知道,我哥哥也不知道,圆圆也不知道。我这个即将24岁的小伙子的身体内,究竟跳动的是一颗怎样的心啊?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觉得要走自己的路。这是我人生里程中的第一次选择,哪怕是错了,我能对自己负责!

仙草百痛康在线订购下单

返回首页 在线下单 电话订购